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

中来股份跨行踩雷“医药杀猪盘”,背后或是实控人急于“跑路”?

作为光伏企业的中来股份,不投资大热的老本行,却跨行医药投资私募,买四笔亏四个,精确踩雷“杀猪盘”。而此前实控人多次欲转让股权套现离场,此次迷之操作是否也是“跑路”的前兆?

作为光伏企业的中来股份,不投资大热的老本行,却跨行医药投资私募,买四笔亏四个,精确踩雷“杀猪盘”。而此前实控人多次欲转让股权套现离场,此次迷之操作是否也是“跑路”的前兆?

中来股份跨行踩雷“医药杀猪盘”,背后或是实控人急于“跑路”?

1月11日,中来股份早盘跌停。消息面上,公司昨日公告称,去年花2亿元认购4只私募基金,亏损近1.7亿元,也因此直接导致全年利润同比下降52.71%-62.99%,预计大额录亏。

据悉,该私募不仅管理人多次违规,且其高位冲入的济民制药曾是臭名昭著的“杀猪盘”,作为光伏企业的中来股份跨行业“精确踩雷”,也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中来股份实控人一年三次谋划转让股权,始终未能成行。而如今公司多番令人迷惑的操作,不免使投资者质疑,实控人是否想从上市公司最后套现一波,然后“跑路”离场。

买了四只私募全亏,精确踩雷“杀猪盘”

1月10日,中来股份发布公告称,预计2020年净利9000万元-1.15亿元,同比下降52.71%-62.99%。主要原因是公司购买的委托理财(认购私募基金)在报告期内大额亏损,对净利润影响-1.68亿元。

公告显示,公司于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间,先后做了四笔私募投资,合计认购总额为2亿元。其中,向泓盛资产管理的腾龙1号、腾泓盛龙4号分别认购3000万元、5000万元,向正帆投资管理的方际正帆1号、正帆顺风2号分别认购了6000万元、6000万元。而截止2020年12月31日的基金资产净值报告显示,上述私募基金净值出现了巨额亏损,仅12月就亏了1.587亿元,环比亏损幅度高达97.18%。

中来股份表示,也曾为了“止损”做出努力,公告中详细列举了连续多次要求赎回而不得的情况。公告显示,公司于2020年4月23日即第一次正式通过邮件及书面方式向基金管理人递交了将全部所持基金份额赎回的申请,此后多次与管理人确认赎回进度,但管理人以各种理由,未按照公司要求落实赎回事宜。

另外,根据四只产品的基金合同约定,基金份额净值0.85为预警线、0.80为止损线,等于或低于以上净值,即触发预警通知和平仓通知;然而正帆1号基金、腾龙1号基金和腾龙4号基金,多次出现基金份额净值低于平仓线的情况,但未发现管理人进行平仓操作,也未向公司发起提示。

展开全文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私募爆雷的主要原因是重仓了济民制药等臭名昭著的闪崩股,并且是四只产品“抱团踩雷”,疑似“杀猪盘”。公告称,四只私募产品均在成立后的仅一个月内对济民制药“迅速建仓并加杠杆重仓”,导致基金资产总值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在当月都接近或超过了合同约定的200%上限。

不过,作为“受害者”的中来股份也存在疑点。其作为光伏企业,不投资炙手可热的老本行——光伏与新能源,却跨行医药“精确踩雷”四支私募产品,不免受到投资者对于利益输送的质疑。

由于这令人迷惑的操作,1月11日早间,深交所也对中来股份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其说明该私募的具体情况,投资约定及执行情况,以及公司实控人等核心人员是否与基金管理人存在资金往来等关系。

一年三次谋划股权转让,实控人急于“跑路”?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中来股份实控人,林建伟和张育政夫妇半年三度筹划控股权转让,一边大幅减持,似乎急于套现离场。

2020年6月19日公告显示,中来股份公告实控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妇拟将其直接持有的合计约1.47亿股股份,分次协议转让给贵州乌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本次拟转让交易完成后,后者将成为中来股份新的控股股东。但由于最终未能达成一致,双方于8月解除了这一转让协议。

同日,公司又发布了一份新的控股权转让公告,这次的对象是杭州锅炉集团。价格方面,双方约定第一阶段的转让单价为每股9.9元,较第一次转让时的单价提高了25.03%。然而两个月后,公司再度“移情别恋”,这一交易宣布告吹。

2020年10月20日公告显示,公司拟以定向增发的方式,向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转让占公司总股本5.7%的股份,此次股份转让的单价也再次提高,升至了每股11元。

公告显示,第三次的收购方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成立于2020年10月16日,属性为国资背景投资平台,持股50%的大股东是山西阳煤道得新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权穿透后的实控人山西省国资委。第二股东是持股49.8%的泰州三水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后的实控人是泰州市国资委。

除了频频筹划控股权转让,实控人与高管团队还在疯狂减持。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10底,中来股份的管理层共进行了40次减持,合计减持1439.32万股,市值大约有2.02亿元,其中林建伟和张育政减持最多,2019年二人合计减持近1400万股,套现近1.8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实控人林建伟夫妇目前的股权质押率相当高。公告显示,截至去年12月16日,林建伟、张育政直接持股比例分别为21.00%和12.46%,其中累计被质押数量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97.00%和100.00%。

有分析观点认为,去年8月创业板涨跌幅限制扩大为正负20%,也意味着控股股东平仓风险扩大。故为了降低股权质押风险,也可能是林建伟及张育政近期如此“着急”出手股份的另一个原因。

控股权转让一事不断更换交易对手,始终未能成行。实控人近期接受专访时回应称:会继续负责经营。然而公司资金状况紧张,经营状况似乎也不容乐观,有业界传言称,他们仍旧想尽办法套现“跑路”。

表面业绩向好,实则岌岌可危

资料显示,中来股份成立于2008年,前身是苏州中来太阳能材料技术有限公司,2014年于深交所挂牌上市。公司最早是做光伏背板起家,而由于该业务红利逐渐削弱,公司近些年来努力开辟新赛道,业务重心不断向电池、组件领域倾斜。

具体来看,中来股份押注了被业内视作未来光伏电池的主流技术路线之一的N型TOPCon技术。去年12月,公司号称其TOPCon电池量产转换效率已达到24.5%,达到目前国内的最高水平。

如今电池新业务占营收比已近六成,成了公司的“救命稻草”。财报显示,2020上半年营收20.33亿元,同比增75.52%,扣非净利润1.39亿元,同比增49.87%。其中,单晶电池组件业务实现销售收入11.6亿元,占总营收占比为57.05%。与此同时,主营产品电池、组件及系统的毛利率出现了大幅下降,从去年同期的29.94%降至了19.53%。

不过,业务转型必然伴随着巨额技术研发投入,公司业绩回暖的同时,资金状况也越来越紧张。根据行业媒体统计,近三年来,中来股份先后公布总规模达13.6GW的高效太阳能电池投资计划。在电池新业务上,公司三年投资金额累计超过230亿元。

与此同时,公司也长期在“资不抵债”的边缘徘徊。2018年至2020年三季度,中来股份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分别为9.66亿元、11亿元和14.23亿元。虽然看上去不少,但同期其有息负债中的短期借款分别为7.59亿元、10.46亿元和11.51亿元,短期借款占货币资金的比重分别为78.58%、95.09%和80.86%,比例相当高,若再加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债和长期借款,则负债会大幅超过账上的钱。

另一方面,现金流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尚未使用的募投项目资金,实际可用于日常经营的资金相当有限。2019年,公司曾为电池项目公开发行可转债,募资净额9.9亿元,然而截止20年9月30日,实际仅投入13%,还有8.67亿元尚未使用。其中“年产1.5GWN型单晶双面TOPCon电池项目”,因外部环境变化,配套条件未达到项目启动要求,拟投入的5亿元募集资金尚未投入。

表面上,处于光伏行业大热赛道的中来股份,业绩向好,资金充盈,背后却是债务缠身,岌岌可危。如今实控人似乎一心想趁行业景气度高,股价表现尚好时,抓紧套现离场,无心经营后,公司又将走向何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arezthegfx.com/591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